©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一次他以为自己失恋了,一次他没有 (额520小甜饼不来一发吗

一次他以为自己失恋了,一次他没有

 

*520我来凑热闹 (没人理我我会哭的

*依旧保证甜 (谁还记得我专门写虐来着…

*CP依然是超蝙(其实无差

 

  1.  

Kal-El,aka超人端着一杯咖啡坐在瞭望塔的餐厅里一坐就是大半个钟头,眼神放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拉奥啊,我要怎么办。”谁都听不到他内心这几天以来第100次的哀嚎。“要不然请J’onn…不,不行… J’onn不想窥探队友的隐私”他注意到火星猎人刚好结束值班走进餐厅。

 

“嘿,我说,蓝大个今天什么毛病?”刚结束宇宙任务回到地球好不容易能享受正常的地球饮食的哈尔一头雾水,“他在那坐了多久了?”

“嘘小点声!”,“他昨天就这样啦…吃饭的时候盯着我的套索看了半天…”

一阵红色的残影出现在餐厅,刮起一阵气流,最后停在了这张餐桌前。巴里艾伦坐下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堆汉堡。

“嘿,巴里,你又迟到了。”已经看习惯了闪电家族吃相的哈尔毫不留情地指出了面前的人的老毛病。

“额抱歉,”在一边快到让人看不清的拿起汉堡和吃掉汉堡的动作中,他尽量让自己一边塞满食物的同时一边保持能让人听懂的口齿,“警居(局)那边…吃(出)了一点事…”

“巴里,今天是你值班吗…”戴安娜的话音还没落,就看到餐厅门口出现的那个漆黑的身影正一脸严肃地靠近(他一直都那么严肃不是吗)。整个餐厅以门口为起始,所有人都像突然见了班主任的顽皮中学生一样停止了吵闹和嬉笑。已经结束用餐的人更是立马起身收拾起了盘子准备转移阵地。

他确实有这样的威慑力不是吗…

“闪电。”只听到那个漆黑的,用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影子,用他一贯的‘来自地狱的低音’说道,“值班时间。”

大家用同情的目光目送着被称作闪电侠的超级英雄不得不抱着一堆汉堡站起来,快步走出了餐厅,走向控制室。

 

“嘿,B…我…”在那个身影随着曳地的披风准备转身离开餐厅的时候,某个之前一直在放空的人站了起来。

据戴安娜·普林斯事后回忆称,她当时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Notnow, superman.”对方毫不留情地打断后扬长而去。

 

有没有人注意到超人的小卷毛都耷拉下来了。

 

是的,三天前,联盟的主席和顾问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究竟是为了什么来着,是救援方案还是战损总结?哦别怪大家记性差,只是,这太正常了…他们经常因为联盟的事意见分歧巨大,并且吵得互不相让。不过如果说这次有什么不同的话…不是因为争吵的理由,也不是辩论激烈的程度,而是真的,三天以来他们没说过一句成句子的话了。如果刚刚那句不算。

这也难怪某个被称作超人的人不能释怀了,原本每次两天之内他们就会各退一步自动达成妥协的。这种超过36小时的情况从来没发生过。

戴安娜担心这又是两个小男孩在互相斗气,私下里找过了脾气一贯被认为不好的那位。结果对方似乎也不是非常领情,只是公事公办一般地表示“会立刻处理”。说真的,处理什么?戴安娜心想,是处理那个论题的分歧还是你们三天没说过话这个事情?不过她觉得自己也不好多干涉,只好默默祈祷双方赶紧把话说开了。

 

在蝙蝠‘意外’地出现在餐厅并且拒绝了谈话之后,克拉克,是的你现在可以叫他克拉克,因为他已经从瞭望塔回到了地球,窝在自己当记者的薪水能支付的公寓里,换上了平时名叫克拉克·肯特的男人会穿的休闲装。虽然其实他完全可以住在那个太空空间站提供的住宿设施里,事实上他在那也有一间休息室,不过为了维持他平日普通人的身份,他还是选择每天都回到这个不大的姑且叫家的地方。

拉奥啊,他突然有些想回农场了。不过这个点谁都休息了,他回去也只能见到大家睡觉的样子。

超人相对不需要多少睡眠,于是他在这样一个夜晚不能叫作失眠地失眠了。

“让我想想。我知道最近快要圣诞了,所以犯罪活动增加了…额,听说前两天阿卡姆又出事了。他应该挺忙的。”

“…也许是我上次的方案提议太无理了?”

“会不会是上次带的那家披萨不好吃…?不,不对…”

“难道是上周我跟阿福串通好了骗他小甜饼都被吃光了?”

“迪克又找女朋友了?”

“还是达米安又在学校出事了…?”

“不会是康纳吧…”

“……”

他因为不可知的理由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跟对方没戏了。即使他想道歉挽回也不知道该为什么而道歉。就这样一直想到了天亮。

 

——————————

“嘿,Bruce…”超人在蝙蝠侠跨出蝙蝠车的那一瞬间就飘着迎了上去,“我知道你可能现在不想看见我,但是…”,即使接收到了犀利的眼刀,身穿三原色的超级英雄也继续说下去,对吧,谁叫他是超人呢。

“我…我道歉。如果是因为上次那个救援方案的话。或者如果你想分…手的话”他落在地上。道歉必须有点诚意对不对。

而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的反应显得他甚至不明白眼前的人在说什么。

僵硬了两秒之后,黑色的人影主动摘下了面罩,来不及整理因为闷热流汗弄湿的头发,他低下头按揉着眼睛和鼻梁周围,“听着,克拉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但是不是现在,not now…天哪…我想我急需睡一觉。”

“MasterBruce因为前几天的阿卡姆越狱事件和哥谭新出现的贩毒团伙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英国口音的管家适时地出现在蝙蝠洞里,手上端着的托盘里放着两杯泡好的安神用的红茶。“虽然我极力地阻止过他,但是很明显少爷并不屑于听取一个老者的意见。我很想提醒你,Bruce少爷,你没有必要像天命博士*那次一样逼着自己不接受任何程度的休息…”

“我知道,阿福… 我知道。”他脱掉手套,一饮而尽其中一杯红茶,这引得对面的老者皱起了眉头。“但是时间不等人。我答应过要空出这个圣诞陪他们出去玩的。”

“哦关于那个,其实你不用担心,迪克少爷已经表示过他很愿意帮忙了。”

他摆摆手,“不,不用,让他好好值班。”

然后他拆下披风,走到蝙蝠洞的入口,也是出口,“现在我必须要好好睡上一觉了。”

 

*天命博士,剧情出自JL第二季,老爷三天没睡觉,哼《两只老虎》反洗脑,吓哭反派…

 

 

2.

刚从另一个星系的任务回到瞭望塔,他就得知了这个消息。简单地看望了一下其他同事的情况,他立马赶到了哥谭。确切地说是一座山崖上伟岸的豪宅。这里是某个人的王国。

他用飞的。毫不顾忌来不及更换的太过醒目的制服闯入了这个平时他被“不允许”涉足的城市。相比起他的急切的心情,这些完全不重要了。

 

他轻扣大门,意料之中,一位老者来应了门。

其实他也完全可以直接从窗户进去,不过礼节是对主人家最起码的尊重不是吗。

 

与管家交换了一个眼神,他立刻赶往那间熟悉的主卧,不过看起来在他进门之前还有一关要过。达米安靠着他的武士刀盘腿坐在地上。虽然没有穿着夜晚的罗宾制服,但他严肃的神情完全不亚于夜巡的时候。

“达米安…”他对靠着大门的罗宾苦笑了一下,而对方依旧维持着一副不屑的表情。只听房间里的声音说,“让他进来。”

少年不动声色地往一边挪了两下,抬起脸再看他的时候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幽怨。

额,似乎他确实很久没把小氪带来玩了。

 

他对此做了个“抱歉”的口型然后走进房间。这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制服就飞来哥谭,还跑来韦恩大宅,未免太引人注意了,等下大概又是免不了一顿数落…想到这里他心虚了一下。

今天的卧室里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气味,反而是消毒水占了上风。原本躺在床上的人,身上连着好几种生命体征监测的仪器,顺手把已经摘下的氧气面罩放到一边,试着撑起身体好坐起来。而他赶忙过去帮忙摆弄好靠垫。

然后,出乎意料地,他的第一句话是:“嘿,克拉克,看起来很糟糕是吧。”仿佛力气都被抽光了的声音。

 

被叫做克拉克的人坐下来,握上病人的手。

拉奥啊,他的手可真冷。还好我刚路过了太阳。

他心疼地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甚至比任何一次他记忆中的都要苍白。以及他那清晰的黑眼圈,显得他的精神更加憔悴。他看起来真是糟糕透了。

“已经没事了吗?”

“已经没事了。”他顿了顿,“他们是怎么告诉你的,以为我要死了吗”

“额没有…他们只说情况很糟,你已经好几天没联系过他们了…你知道的,大半正联还没恢复过来,他们也焦头烂额…”

他没有说话。蠕动了一下干燥且发白的嘴唇,似乎在寻找合适的词句。“还好你的堡垒里有这种外星病毒的数据记录,克拉克。帮大忙了。”

“可不是嘛,”他微笑道,“而且你还早就以防万一设置了远程访问。”

 

外星病毒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于其他星系的居民来说影响微小的普通病毒换了一个环境会不会成为灾难。就像生物侵略一样,当那些脏兮兮、黏糊糊的外星人,嘿,他可不是在说他自己,咳咳,总之在这些外星人访问地球的时候,携带的生物细菌、病毒都有必要好好调查和保留档案。这一切他从一开始就在做了,甚至当他们相遇、并且一拍即合成为最佳搭档之后也对此有着默契的认知,所有的数据都进行了精心的存档。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就帮上了大忙呢。不幸中的万幸。

不过还是想不到,在他出任务的短短一周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而且很明显对方也深入研究过正联,才导致病倒了大半成员这样的后果。他不敢想象自己的队友们都是怎么挺过来的,不过好在总是有几个元老会留下来驻守的不是吗。但这还是太为难眼前平日里联盟成员最畏惧的存在了…毕竟…他只是个普通人类。

曾经克拉克有充足的理由可以相信氪星人是高于地球人的存在,不过当然,他并没有被灌输这样的观念长大,而现在,他更加要反驳这样的观点了——因为他眼前的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这个人现在也是他的恋人。

其他人都不应该知道哥谭的蝙蝠怪物是普通人,但是他知道。

不过这既是幸运,也是诅咒: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普通人类曾经并且正在经历怎样的伤痛。每一次他都需要比任何队友来得要长的恢复期,而他从来不允许自己为此而拖后腿,甚至,他永远要求自己表现得超越所有人的期待。

 

所以他褒奖那些伤痕。用亲吻。

 

而人,不管是超能力的自愿成为英雄的人,还是普通人,都不是机器,不会因为一段代码而恢复健康,或者用更彻底的做法,删除一切,然后重建一切。

这是病毒与免疫系统的鏖战。是任何差错都有可能导致全线崩溃的攻防之战。所以即使他陷入沉睡,他的身体仍然处于战斗。

他永远不会停歇。

不是因为他不知疲惫,只是因为他从不选择逃避。

 

“你在想什么?”

太阳刚好照进这个屋子,透过窗户照在被子上。他似乎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不,没什么。”他想他应该趁这个时间赶紧飞回公寓把制服换成普通西装,哦对了,他现在的衣柜都被交给专人打理了,然后再用普通的交通方式回到这里,“心急火燎”地探望他的恋人。不过后来他从阿福那里知道了,为了解释韦恩先生的消失,他和韦恩先生已经跑去阿尔卑斯山上度假了。

 

“如果你没什么想说的话,我继续睡觉了。”他用了点力气把靠垫扔走,往后躺倒。

“那就休息吧。”而他完全没打算站起来或是离开。

“……”对方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Bruce…”他抚摸着对方无名指上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戒指,“我…你。”

 

然而这间卧室真正的主人已经睡着了。

他在睡梦中舒展了前几日一直紧锁的眉头。


————————————

ps:最后爆字数成这样的我也是没谁了。本来只打算写个千字短篇的orz

以及我写完,因为时差,我这里都521了...


热度: 53 评论: 5
评论(5)
热度(53)
  1. Brego蜜瓜掉了 转载了此文字
    甜哭了✨✨✨✨✨✨✨✨【BOOM】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