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A Thousand Years 短篇集 (下)

这是剩下的四篇。

总之还是糖。


5.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要完了。就连作为联盟中最强战斗力存在的他也这么认为。

相信我,没有人能在那样队友一个接一个倒下,联盟又孤立无援的时候还对胜利满怀着希望。甚至他们能做的只有再爬起来战斗,然后相信奇迹。

 

对方暂时被牵制,而仅剩的几个成员重新聚集在一起紧急安排战术的之后,他们再次站在一起准备做最后一回合的战斗。他突然有点想牵起旁边这个黑色骑士的手……毕竟,他有些沮丧地想,这之后的结局会如何,没有人能知道。

他用余光瞥了瞥对方,想要有意识地靠近,并且……

但是他没有。

不是因为他担心这微小的亲昵的举动会遭到旁人的嘲笑,或是来自对方那刻意恐怖化之后嗓音的恐吓。

而是因为在这战场上,哪怕一丝一毫的情感显露都可能会带来最可怕的后果……

所以即使他不能预知这战斗的结局,他也希望,至少对方……

—————————————————

“嘿蓝大个,你不去大厅集合吗?”虽然制服还是一副特别狼狈的样子,嘴角也还有些淤青,但是同样拥有超强恢复力的小红人已经是一副平时的精神样了。

“我一会儿就去,回休息舱换一身制服。”他不像对方那样一直是个乐观得出奇的年轻人。他低头对着自己明显比其他队友战损得还要厉害的制服苦笑着。对方显然也是一副理解的模样,先跟着灯侠往大厅方向走了。

 

他飘着回到自己的休息舱,进门前他长舒了口气,仿佛是彻底把全身都放松了下来。但是在他看见打开的舱门后正襟危坐的黑色骑士之后,他一个激灵,立马又绷直了身体。

“B?! 你怎么在这?不是你召集大家去大厅集合开战后会议吗。”

对方站起来,“我知道。我… …咳咳” ,似乎有什么很难开口似的。 “我现在就去”他说着一边往门口移动。然后在打开舱门之前又停下了。

“克拉克。我知道你那个时候在想什么……”

他没听懂似的好奇地皱眉。

“我只是想告诉你…… 不管那个时候你想了什么,我跟你想的也一样。”舱门开了,他拖着满是弹孔和烧痕的黑色披风走了出去。

 

克拉克站在原地。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笑容爬上了嘴角。

“还有……别忘了周末回庄园吃饭。”对方用只有超级听力才能听到的声音站在门外说。

——————————————————

无意之中围观了全过程的火星叔表示心累。

 

6. 

因为和迪克打赌一周内阿卡姆肯定又会发生越狱赌输了,所以布鲁斯必须接受惩罚:实现迪克的一个愿望。

“好吧你有什么愿望?”黑色的骑士回蝙蝠洞的路上就听到了午夜的钟声,他自知这次输惨了,果然一到家,跳下车就看见自己的大儿子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站在基地里。他一边作势翻着文件一边若无其事地问。心里想怎么这个人成年这么久了还这么爱玩游戏。

“布鲁斯,我的愿望是……”

他就知道自己的大儿子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

————————————————

“嘿,B!抱歉迟到了!”穿着一身休闲服的小记者扶着眼镜向他跑来。

“没事,我也才刚到一会儿。” 

虽然已经做过乔装了,但是他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极了,分分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赶紧来个duty call吧,他祈祷道。

“记得要手牵手哦。”他回想起迪克的声音。简直像个恶魔。“我们会在旁边监视的。”

 

“B,你没事吧?”对方那副用于乔装的平光镜下的眼神充满了担忧。

“如果对方识破了这是你打赌输了,还是算你输。”哦该死,他当初怎么就会心血来潮答应那个小鬼的!

“我没事。真的”他笑了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冰淇淋。

“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家的巧克力味的?”

“额… 说了你别生气,我上次看到你在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把餐厅里剩下的冰淇淋都吃了…”对方心虚地说。

看来以后要把东西拿回休息室吃了。

 

因为要求之一是必须牵手逛完整个游乐园,所以… 他只好乖乖照做。于是他们一路玩了海盗船、过山车、旋转秋千、碰碰车、激流勇进、跳楼机,还有鬼屋和游戏厅。剩下的他也不记得了。因为全部的项目都比不上平时联盟执行任务时候的惊心动魄,所以他几乎是打着哈欠坐完这些项目的。而游戏厅里的各种射击游戏又因为他们谁都对奖品没有兴趣,所以直接放水。

布鲁斯全程都能感觉到好几双视线在盯着他们,尤其是他,有没有遵守规则,但是当他想回头把那几个小鬼揪出来的时候又找不到人了。看来他们平时的反侦查也不是白学的。

 

“B,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一直在东张西望,脸色也不好,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明天值班请假也没问题。”

“不,我没事,真的。”

“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谜之沉默。

他心中警铃大作。要是被他猜出来有什么隐情的话就算我输了,还要再帮迪克实现一个愿望,鬼知道他还会想出什么作弄人的点子。

“不真的没有。”他开启了认真模式。“等你吃完汉堡我们就去坐摩天轮吧。”对摩天轮,迪克说的“情侣必乘项目”以及他要求里的“必须最后一个坐的项目”。圆满完成这个项目,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就能回家给那几个皮痒的小鬼多派些任务了。

他漫不经心地搅了搅吸管,突然在抬眼的时候发现右前方的灌木丛后面有动静,一看就知道躲了人,隐约还有几双眼睛正在往这边偷看。

“嘿大个子。”还没等克拉克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先被靠过来的对方吻了个正着。“你嘴边沾上酱汁了。”对方的脸近在咫尺,弄得他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脸都红了。

“咳咳……迪克他们在你7点钟方向。”重新坐回椅子的对方以喝饮料为掩饰嘴形说道。

他笑了笑,继续啃起了汉堡。

 

踩着夕阳坐进摩天轮,他们成了游乐园关门前摩天轮的最后一批游客。

“嘿…B,我真的很开心你能邀请我。”

“嗯。”他坐在对面搓着手心,时不时抬头看看对面的人又时不时看看风景。不管怎么说,让两个大男人挤在这样一个透明的笼子里看风景还是说不出的别扭。于是似乎是默契一般,后半程也没人再说什么。直到他们重新回到地面。

 

他们随着人流往出口走。“我希望下次也和你……”仿佛故意似的,他的通讯器这个时候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看,然后沮丧地说:“他们应付不了了,看来我必须去了。”

“那你去吧。”他点了点头,作势就要转身一个人走,却被对方拉住了。

“嘿别这样开心点,B。回家等我吧,晚上一起看电影。我会打包点正宗的Chinese当夜宵的,还记得吗上次你喜欢的上海的那家餐馆。”

“也好。”被拉住的手终于得到了自由。“早去早回吧。”他摆摆手。

 

最后他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换上了制服。而另一个人吹着口哨走出了游乐场。

看来他心情不错,他想道。

——————————————————

“为什么一定要拉我来看老家伙的约会?”

“不是你说想看布鲁斯出糗吗?”

“呵,他最好会呢,迪基鸟。”

“嘘,别吵!他来了。”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老家伙竟然也吃冰淇淋?!”

“tt”

“警报!他又开始找我们了!快躲起来!”

 

“怎么又没打中!?”

“tt 父亲怎么可能会稀罕这种幼稚的奖品。”

“对啊,等会儿你去打,这么幼稚的奖品你肯定喜欢。”

“达米安把刀收起来。”

 

“什么?他们在说什么?我快读不了他唇语了!”

“嘘!别挤了!被他看见了怎么办!”

“嘿!别踩我!”

“什么????!!!!!为什么他们一言不合就亲起来了!”

“嗷我的眼睛!”

“tt”

“谁快捂住达米安的眼睛。”

“他肯定发现我们了!”

 

“果然他最后还是听了你的话去坐摩天轮了。”

“可不是。”

“咱们走吧。”

“你不继续监督了?万一他们没坐完一圈呢?”

“今天就到这了。”

“过来,达米安!”

——————————————

“说真的我还真没指望你能带我来参观堡垒。毕竟有你暗地里帮着维持那几天阿卡姆的安全系统已经给他们帮了大忙了。”

“但是你知道的,迪克,毕竟B遵守了跟你的约定,我也要遵守我的吧。”

“Yes,boss!”

 

7.

今天稍早的时候。

“克拉克,今天我有事想跟你说。”他在通讯器里说。

“好的没问题,我一定准备好了等着你。”说完他关掉了通讯器专心于今天值班碰上的棘手任务。

“???”

————————————————

虽然他自己已经算是四个男孩的爹了,但是他自认不是什么称职的父亲,所以他也不知道这场从家长立场的对话应该怎样进行,对方又会怎样反应。为了避免像上次一样不了了之,今天他还额外做了另外一手准备。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打开小记者的公寓大门后发现的是一大堆精心布置的蜡烛???

“Bruce…”等等他怎么还单膝跪地了。

这是什么,为什么还掏出了盒子。

竟然还不是上次的氪石……?!

 

“嘿,布鲁斯,你怎么没关门?……”

克拉克眼看着迪克在后面一个转身进了门。

“Oh,I didn’t … see that coming……”就连迪克这样见过大场面的人也愣在了门口。

——————————————

“所以你本来想跟我说什么?”迪克走了之后他问。

还穿着外套的人表示扶额。“迪克想跟我们汇报一下superboy最近的训练成果,还有跟你聊一下今后的训练方向。”

“……”

——————————————

因为这一次求婚实在太尴尬了。他们后来才补了一次正式的。

——————————————

迪克回家的路上就在论坛发帖“意外看到了你早就知道内定的爹当面求婚,结果自己爹这边完全是来谈另一件事的怎么办”。虽然浏览量几乎是整个联盟人数,但大家表示拒绝八卦you know who……

 

除了当时在宇宙出差的灯侠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插曲。

 

 

8.

共老。

*可参考长茶太太转发的那张P站上jiro太太的图(老超和老年老爷一起看报的退休时光)

————————————————

看吧,这就是岁月。

它把“岁月”两个字不紧不慢地刻上你的容颜,刻进你的身体,刻入你看遍了世事却还是一样善良而坚韧,绝不蒙尘的心。

 

它在你,作为你的每一个角落留下痕迹。

既不是一朝的华发,也不是青春的永驻。

相反,它轻柔地,像微风,似细雨,

却并不温柔地,

侵蚀你,你的身体,你的精神,你的记忆。

直到它残忍地留下坑洼,又善心地堆起山丘。

——————————————————

一阵尴尬的咕噜声打断了这个惬意的午后和他的胡思乱想。

“要吃点什么吗,B?”

“咖啡就好。”

“你确定?”他挑了挑眉,反正对方也看不见。“我昨天做了苹果派。”

“也好。”

他作势要起身,结果发现对方完全没有移动的意思。

“等我看完这页报纸再说。”


热度: 52 评论: 3
评论(3)
热度(52)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