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A Thousand Years 短篇集 (上)

A ThousandYears短篇集 生贺

 把给小伙伴的生贺发上来。


*写的时候我基本是按照自己对于动画版和望月太太的超蝠那种形象去代入的,慎用电影宇宙代入……(大家一起来补更多的甜甜的超蝠)

*作为生贺不发刀这样的基本良知我还是有的……所以放心吧,我保证是糖…

*很多脑洞都来自我平时yy的积累

*OOC的话是我的锅

 

1.

“这个城市永远都这么耀眼吗” ,他想。

 他站在大都会这个城市的中心,才发现这个城市的人们似乎对金色有着无限的热爱,以至于他们竟然会真的在星球日报这样的地标建筑上竖起这样巨大的金色的地球。

金色代表了这座城市的荣耀、光明、与正义。在接近黄昏的天色中,夕阳的余晖在这个球体的另一面萦绕缱绻,点燃一片空气,然后渐渐隐去。

这个城市永远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下,所以它的儿子也一定是光明之子。

 

而相对的,他来自的那个叫做哥谭的城市,带着无处藏匿的罪恶与苟且,沐浴在黑暗之中。它是另一个故事。

 

“韦恩先生,你找我有事吗?”

他回过头看见那个大都会的神之子背对着晚霞折射的万丈余晖徐徐降落,他的红衣被楼顶的风不受控制地卷起,又放下。他的表情隐没于背光的黑暗之中,却隐约又充满了正直与坚毅。

 

似乎除了天神降临他想不出更多屏息的理由。

他觉得自己仿佛第一次见到了神。

 

2.

然而,不,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事实上那是在更早以前。在他们没有任何一方知晓彼此的双重身份的时候。

 

克拉克第二次被外派到哥谭,顺便在最后一天顶替一个生病而不能前往宴会的同事。他有些郁闷地想,让他这样以写时事社论为主的记者跟一个娱乐版的新闻简直大材小用,然而佩里却固执地表示报社的预算有限,不可能再临时重新派一个记者,所以只能由正好在当地的他代劳。

 

他不喜欢这样的社交场合。不是因为他不能理解,而是单纯因为他不喜欢人们聚集在一片充满交易、流言、恶意与欺瞒的穹顶之下伪装得一片和谐美好。他扯了扯领带,决定等介绍完开场就出去巡逻。这个城市据说有个极不友好的黑色义警,他觉得说不定还能有幸遇上这位同行。他可以用超级速度到随便什么地方去,顺便随时用超级听力留意一下宴会上的讲话明天就能回报社交差了。

 

“女士们先生们……”主持人终于走上了台,开始发表一通没什么营养的开场白。人们开始向舞台聚集,而克拉克放慢脚步逆着人流慢慢后退,任由身后聚上来的人流将他淹没。

“下面我们有请本次晚会的赞助人,韦恩企业的代表,韦恩先生为我们讲几句话……”克拉克还没靠到走廊之前,就听到了人群热烈的鼓掌。

在他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到了矗立在舞台中心的那个,被哥谭众星捧月的花花公子。在晚会的现场,身着一看便知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被水晶灯折射的光芒包围着,一如外界形容的那样浮夸,而同时又气度非凡,神采奕奕。

 

他讲的无非是些老套又透着幽默的寒暄,引得台下不时发出轻笑,而他又时不时巧妙地避开了关键的部分,就像个心思从来不在生意上的草包富二代那样。这无疑也是他的魅力之一。

克拉克站在人群的最尾听了几句,默默地摇了摇头,打算转身悄悄从走廊离开。但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了对方偶然间直视的眼神。那不是故意的,他可以肯定。或许是一个巧合,而他打算离开的意图已经暴露。他看到了对方那透着幽蓝的眼睛。哦别问他怎么能从二三十米开外看见,谁叫他是超人呢。他还有超级的观察力。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双眼睛的主人绝不像是外界评论的那样不学无术。相反,哪怕仅仅是凭他作为记者的直觉,他觉得这个人一定有不一样的故事。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克拉克突然发现对方哪怕一个眨眼仿佛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而他看到的是满眼的精心伪装。更不用说那些伪装得像是完全出自真心的醉酒的笨拙,时不时的耳语还有那些没有营养的逗笑了。

他开始责怪自己竟然没有更早地发现这样的真相。

在布鲁斯韦恩第三次因为喝醉而身体不协调地碰倒酒杯后,他被晚会的工作人员搀扶着走向休息室。克拉克迫不及待地跟了上去。哪怕只是再多看两眼,哪怕只是介绍一下自己。他可没想真的能一下就顺利地约到这号人物的专访。

 

他站在拐角,等确认了工作人员离开后走向了休息室。

“Mr……”他惊异地站在原地,发现休息室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他的疑问更重了。

——————————————————————

而另一边,在大楼外,布鲁斯韦恩打开了通讯器: “Alfred,我要一份今晚所有参加晚宴的人的名单。”

——————————————————————

至于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人对彼此身份的间谍游戏,那就是后话了。

 

 

3. 

在全世界都指责是超人杀害了Metallo金属人的时候。(《公众之敌》)

He took onestep closer.

 

4.

如果需要一个人把蝙蝠从噩梦的攻击中拯救出来的话,那么那个人只能是他了。所有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他在医疗舱中欣然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他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很快陷入了同样的梦境。

 

哦他当然知道这个梦,这个几十年如一日的噩梦。

也只可能是这个梦,不然他相信,作为人类的意志力的极限存在的黑暗骑士也不至于不能醒来。

 

那个小小的男孩蹲坐在两具尸体中间,时不时地抽泣着。好心的人已经去街角的公用电话报警了,可是这个年代哥谭的出警效率却总是不那么乐观的。

于是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一个无助的孤独的可怜男孩。

 

他走过去。穿着他那身与这个黑暗又潮湿的地方格格不入的制服。

男孩挂着泪痕的脸庞从蜷缩的身体中慢慢抬起,他的眼睛甚至比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看起来还要蓝,还要纯粹。

男孩没有说话,仿佛语言的能力已经被剥夺。他停止了抽泣,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而正义的身影。

他蹲下来,甚至跪下来,伸出双手抱住了男孩。

 

他们没有真正的交谈。他只知道男孩无声地哭得更凶了,眼泪滴上了他的制服。

过了一会儿,他放开男孩,看着他原本精致的小西装被泥水和血液揉得一团糟。还有那刚刚还哭得皱成一团的小脸。

他轻轻地帮男孩擦掉泪痕,然后说:“从此之后你就会变得很坚强。”“你会成为这个地球上最坚强的人类。”

“真的吗?”稚嫩的声音带着沙哑的哭腔。

“是的。你会成为我最崇拜的人。”

 

他牵着男孩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哥谭那阴郁而诡秘的令人窒息的空气在消退,它那标志性的隐藏着世间一切罪恶的黑暗在抽离。夜晚迎来了黎明。黑洞变成白洞。

然后他们牵着手,走进了那道白光。


热度: 44
评论
热度(44)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