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Love is a bullet

醉子:

Love is a bullet

以爱为弹

只是一次摸鱼,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结尾稍微修改了下XD


配对:Jaydick

分级:PG

梗概:Jason是个不走传统路线的爱神,Dick是个难搞的对象。

1

Jason Todd是个爱神。

没有什么操蛋的起源故事,没有什么该死的恩怨情仇,他只是个爱神而已。可能他曾经是个人类,不过那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前,远古过童话故事的时代。反正他长出这双白翅膀之前的事情早就不算数了。

那位别人嘴里的感叹词给予了他新的职业。新生,上帝的手指只需要点一点就能指认某位纯洁的灵魂为他做事,而且从来不需要支付工资,这估计是每个资本家都想要的能力。当他赤身裸体在一堆棉花一样软的云朵里坐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天堂法律认证的一位丘比特。

他干了这个工作有好几年了,或者好几十年,好几百年,说得就像他在乎一样。从前他的工作很简单,拿支箭,扎在不同的两个人身上,越用力越好。然后他们就陷入了疯狂的爱情。百分百完美,无副作用,分手率低得难以想象,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不过近些年工作越来越难,信息时代,交通业发展,快节奏社会,不能掌握每个人时间表的丘比特们从早到晚奔波着寻找真爱名单上的两个对象。两个小时前她还在美国,他也在美国,你喝杯咖啡她就跑到了澳大利亚,他就上了飞往法国的班机。时间短促,丘比特们的翅膀追不上轰鸣中起飞的钢铁巨兽,多少次他们忙碌着跑来跑去,结果一整天都没能搞定一对命定情侣,最后只能用自己的队友撒气。

所以他们才需要装备升级,从普通的木制弓箭,到碳纤维复合弓,到手枪,到狙击枪。时代在变化,不更新换代就只能被淘汰。丘比特们只能紧跟时代,提高效率,或者在业绩排查的时候直接把爱的火箭炮扛在肩膀上,一发把所有人轰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反正爱情是盲目的,上帝才不在乎谁爱上了谁。

Jason就是个这样的新时代爱神,他把上面说过的事都做了一遍。

2

理论上来说,Jason应该是组建这个小队的丘比特。

所谓小队就是由他,Roy和星火组成的非法小团体,他们似乎记得“丘比特守则”里规定不能结党营私,不过谁管神说什么,他们就是天天呆在一起。很明显爱神也能有自己的朋友,爱神也能晚上和朋友一起挤在一张沙发上看星际迷航电影马拉松,互相抱怨对方的翅膀挤到了你的屁股。

Roy,那个红头发,戴帽子,看上去像个流浪小混混的男人可能比Jason成为丘比特还要早一点,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是他告诉Jason的,比如如何通过“我需要维护翅膀”这种理由每隔三个星期请一个星期的假。

星火,Kory是个外星爱神,她在她的星球上做着和他们差不多的事情(“我亲吻两个陌生人,他们会反目成仇;我亲吻两个爱慕对方的人,他们会决斗至死;我亲吻两个仇人,他们会爱上彼此。命运弄人,的确”)。有一天Jason和Roy在某个海岛上翘班的时候遇见了这位迷人的女士,显然对方翘班的技术比他们高超的多:开艘飞船,离开自己的星球,消失个一年半月然后说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坠毁在其它地方了,千辛万苦才会到这份自己热爱的岗位上。

相比他们的能力和可笑理由,Jason和Roy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是什么肥皂剧之神吗?”Roy小声和Jason交流,在Kory听见这句话之前Jason打了他的脑袋。

事实上就是命运弄人,他们三个人很快混得挺熟,Roy用了一个星期深深爱上来度假的外星神,完全没借助弓箭,Kory用了二十秒把他搞到手。一切都快得难以想象,他们成为了一个小队,每天毫无压力地完成最低指标,Roy想叫他们“翘班者”,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们敲定了“法外者”这个名号。

横行霸道胡作非为的三个爱神,为什么上帝现在还没来找他们的麻烦?

对了,因为上帝根本不管这些底层公务员。

3

无论如何他们的生活还是多姿多彩,充满了阳光,空气,水和爱,生存的必备四个要素,爱占大部分。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要干活,Roy依旧坚持用箭,一对一对的弓箭分别射中路上两个不同人的心,他们顷刻间就坠入爱河,死去活来。Roy捧着脸叹息,星火看上去像是看见了一群小猫朝她喵喵叫,Jason翻了个白眼,“该死,你射错人了。”他用翅膀扇队友的脑袋。

三角恋,出轨,摇摆不定的爱情,搞砸事情的丘比特不只他们几个。爱的开头总是随随便便,爱神的工作就是给他们个创造奇迹的机会。他们需要足够的浪漫细胞去完成这项工作,当然,还有足够纯真不会故意玩弄人类的心。

Kory,介于她能力的特殊性,外星爱神只需要走在街上,隐藏起她火焰般的大翅膀,去把爱神“他们恨对方射箭前看清楚”的加粗名单上面的人亲吻个遍,反正成人之美总是好事。

Jason相对来说就比较不同了,他相信爱情,同时效率高得可怕,可能是因为他用狙击枪。砰砰砰,九百米每秒的子弹攻势下,两栋楼的搭配都被完美达成,‪明天‬他们走出电梯的时候的景象真是值得期待,不过Jason早就到床上睡回笼觉了。

这种工作一直简单,上级很少查证他们的工作,爱情决定权在丘比特们的手里。一支箭或者一颗子弹效果大概是一年左右,反正搞错了还有得挽回,而且,再说一遍,上帝完全不在乎爱情。世界上那么多东西,估计爱情只能排在炖鸡的后面,还有酸的生桃子的前面。

然而最近Jason的工作遇到了个麻烦。

4

这个麻烦的名字叫做Dick Grayson。

他拿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他和这个名单上三十五个名字没什么不一样,不过就是在下面用力画了一道横线而已。半个月后Jason才知道这条横线凝结了多少丘比特的血和泪,Dick Grayson太他妈的难搞了,无数次失手后Jason气呼呼地揍了墙壁一拳,目标对象再一次从他狙击镜里溜走,全无影踪。

Dick Grayson,布鲁德海文的年轻警察,竟然三十二次躲过了Jason狙击枪里爱情的子弹。

这简直是什么科幻小说。

Jason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对象能从他身边这么跑掉,即使一个黑发蓝眼的帅小伙也不行,这是对他职业尊严的侮辱。所以即使Roy和Kory及时劝阻,也没拦得住他提着装狙击枪的箱子就跑到Dick Grayson的对面楼蹲点。六月,布鲁德海文又湿又热,为了突然上天台的人不会看见他然后报警,Jason锁好了门,叫上队友买了一箱啤酒,决定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

冰啤酒热了不好喝,Jason的心情越来越差。他趴在楼顶上整整六个小时,看着这个Dick Grayson在自己的客厅里走来走去,跟着电视上的选秀节目对着遥控器放声高歌,在沙发上单手倒立以及用开水炸掉一个无辜的玻璃杯。他打出去的十二颗子弹全部化为泡影,爱情在Grayson的墙上,毯子上和抱枕上撞个稀碎,连Grayson的脚趾头都没擦到。

Jason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5

假如Dick Grayson知道有个丘比特十二小时监视他会有什么感觉?

答案是什么感觉也没有。首先,他不可能知道,其次,他不可能相信现在这个科学万岁的时代里还会有爱神这种神话中才会出现的东西。

再其次,谁想到爱神会是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就住在你的对面?

Jason的狙击计划失败了,经过紧密的思考,他决定这种棘手的案件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爱神先生用一些天堂上满地都是的珠宝租下了一个新的据点,在他的两位队友来了之后才发现这个房间在Dick Grayson房间的正对面。“杰鸟,这种行为不太正常啊,”Roy担忧地借机捋了一把Jason的翅膀,“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普通人花这么大的心思?”

Jason打开他的手,Kory风雨不惊地往嘴里塞了一口鳄梨酱蘸薯片,“这是个污点,Roy,”他低沉地说,眼睛还透过窗帘缝隙盯着对面窗口,“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他充满了使命感。

这是一场长达一个月的马拉松战役的开始。

每天Jason都抽出几小时来在这个房间里透过狙击镜注视Dick Grayson,即使子弹依旧没能穿过男人那可爱的脑袋,他却觉得自己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Dick‪早上七点‬起床,打着哈欠走进客厅,冲一碗麦片然后把脑袋埋进碗里。大概十分钟后他会因为牛奶呛进气管咳嗽,然后完全清醒过来,惊叫着迟到去换衣服然后冲出门。‪晚上八点‬左右会回到这里,倒在沙发里,睡到差不多十点再起来在微波炉里叮冷冻披萨,吃完以后看电视,窝进靠枕壁垒玩手机,因为推特上的动物图片笑出眼泪。

Jason观察着那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管他叫Dick而不是Grayson。他觉得他对Dick的了解已经够多了,不过每当他要打出那颗子弹的时候,子弹总是神奇地偏移,离开他的目标人物,去亲吻无关紧要的死物。

Jason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多。

6

你要了解你的敌人,才能战胜你的敌人。

Jason决定去了解他的敌人,他已经花了太多的时间在Dick身上,他希望得到回报。新的作战计划很快被制定出来,Jason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准备去实打实地与这位难搞的先生会个面。

他说会个面的意思就是绑架,嗯,绑架,他准备打晕Dick,然后给他脑袋上来一枪。

糟糕的想法,Jason在被Dick拍了肩膀之后想,太糟糕了,他到底是什么脑子才会在多少次疲惫的追逐,讨厌的跟踪后决定来Dick经常来的星巴克放松一下喝杯咖啡,结果在这里被警察先生撞个正着。

“嘿…我认识你!”Dick Grayson的蓝眼睛闪闪发亮,也可能是Jason现在背光看什么都闪闪发亮,“我经常看见你去买…”他好像突然意识到这样在咖啡店里随便拍别人肩膀搭讪简直是荒谬,怎么看怎么像想假装认识借钱的骗子,“抱歉,你住在第三大街吗?”

Jason飞快的思考了一下,他需要更多的机会然后这个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不需要绑架,轻松解决问题,Jason喜欢这种风格。

“我也见过你,”他说,假装思考了一下,“二十四号公寓?”

“我就觉得我没认错人!”Dick热情地伸出手去,Jason潦草地握了握,“我叫Dick。”他满脸灿烂的微笑。

我知道,这个名字在我的噩梦里回荡,如同魔戒里的大眼球在你脑子里疯狂嘶吼,我估计我这辈子都不能忘了它不过没关系,“Jason。”他说,没忘记笑容。

他迟早会拿下Dick。

7

事情怎么发展到现在的。

Jason坐在沙发上,双目放空,电视里正在播放周六放送的老片,黑白的色调,漂亮的小姐与高贵的绅士,枪和阴谋,没有一样东西能引起Jason的注意。

事情怎么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呢。

“谢谢你让我留下来,”Dick从洗澡房里走出来,用一张大概属于Jason的毛巾擦头发,Roy这么做的话Jason就会踢他,但是Dick,他只是个人类,“我的公寓大概还要两三天才能弄好,谢谢,真的。”他穿着短裤湿漉漉地一屁股坐在了Jason旁边。

他刚刚算是认识Dick两个星期,这个人挺好相处,出乎意料的有趣,他们还算聊得来,Dick说Jason是他在这个城市里第一个除了工作伙伴之外的朋友,吧啦吧啦,一大堆话。然后,关键在于,他的任务从来没成功过。

Dick约他去吃饭,去看电影,去干无论什么,即使他距离Jason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他的子弹都不能打中Dick。人类接受死亡有五个阶段,爱神接受失败也有五个阶段,从开始的拒绝,愤怒,到最后的接受现实,现在Jason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段,他已经不去想把爱的子弹打进Dick Grayson的心里了。

让他孤独终老吧,Jason绝望地想。

Dick还在对电影评论着什么,服装还是配乐,不过Jason却开始慢慢沉浸于光怪陆离的戏中世界。影像中黑白的噪点,爱情和仇恨交错着闪现,人们在命运中挣扎,在丘比特之箭射向他们的时候只能痛苦地承受重压,纠葛总是充满戏剧性。情感是荧幕上永远的主题,爱情更是其中之一。片尾曲播放的时候Jason才意识到自己看完了一部黑白片。他刚想掏遥控器去换台,却发现Dick已经睡着了。

Dick靠在叠起来的两个抱枕上,明显早已深陷梦乡。他的身体一半从靠背上滑了下来,平稳的呼吸拍打在Jason赤裸的手臂上,垂下来的发丝搔得他有些发痒。

Jason的心里有些发痒。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他能简简单单地击中这个该死幸运的男人,完成他的工作,然后拍拍翅膀飞走,消失在人世中,再见再见,再也不见。成功近在咫尺,Jason控制不住去从沙发垫下面抽出了备用的手枪。

只要一颗子弹,从此再无烦恼,一切都结束了。

他把手枪抵向Dick的眉间,小小的动作没有影响对方的睡眠。男人依旧睡得很熟,非常熟,他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任何Jason做的事情都不会被发现,所以他…

他扣下了扳机。

8

又一个星期,Jason在和兴高采烈的Dick去新开的冰淇淋店里的时候对生活的失望达到了顶峰。一星期前的枪卡壳了,当然,备用的枪没子弹了,当然,Roy漏在这里的弓箭只有弓没有箭,当然,现在他还在和Dick混在一起并且已经翘了差不多两个月的班,当然中的当然。

“我觉得蓝莓很好,但是奶油更棒,”Dick兴致满满地塞了一口冰淇淋在嘴里,“或者还有开心果,很多人不喜欢开心果不过我觉得还好,对了还有巧克力,那个味道也挺好的…”

一个响指把Jason从自暴自弃的世界里唤回,“你像个漠不关心的男友,Jay,”Dick叹了一口气,“而我是那个对你失去了性吸引力的姑娘。”

“我只是有点事,”Roy通知他今天是上级的检查日,他需要早点回去,“也许我要早点走…”

“我也有事,天,”Dick塌下肩膀,刚刚咽下一大口冰淇淋似乎没造成他的头痛,“工作上的,最近总是…”

一支闪光的长箭直射向Dick的胸口。

Jason想他妈的尖叫,不不不,没人能抢他的对象,没人,绝对没人,他想站起来挡住那支箭不过一切都晚了,要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定会把那个人打成肉泥做德国烤肠,而现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

不,不,天啊不。

他会爱上其他人,Jason会失去对这一切的控制。

这不是他想要的。

Dick状似不经意地往旁边挪了挪,好像他只是坐得累了而已。箭支射进了对面座位上的男人的心脏里,那个男人颤抖了一下,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爱神之箭刚刚击中了他。

“你不想那支箭射中我吗?”Dick把冰淇淋店的勺子放回精美的玻璃杯里,奶油顺着杯子的内壁流下,他的声音轻得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那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费力想要靠近我,我的爱神?”

9

“你还好吗,杰鸟?你的脸色好差。”Roy再次使出了关切的眼神攻击。

“你们还记得Dick Grayson吗?”Jason面如死灰。Roy点头Kory摇头,外星神的记忆力不太好,而Roy几乎是骄傲地追问,“我的箭射中他了吗?”

他妈的原来那是你的箭,你死定了Roy,各种意义上的。Jason刚刚想继续说下去,大天使到来的号角就已经吹响,雄浑的音符回荡在云上金色的柱子和殿堂间,阳光从云层后投射进来,却没办法穿透他们脚下。爱神们纷纷起身,他们的上级就是现在到来的这位天使,拥有巨大洁白翅膀的大天使,正在缓缓扇动翅膀落下的那位。

大天使Dick Grayson。

“大家好,我是Richard,”身着雅典式白袍和金橄榄叶装饰的天使笑眯眯地介绍自己,“今年是我来检查你们的成果,不过无论如何,散播爱都是伟大的成就,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们的小错误而做出任何指责。然而,”他话锋一转,“翘班就另当别论了。”

Jason捂住了脸。

原来这就是翘班和上司鬼混然后被上司抓包的感受。

10

“我要叫你小翅膀,因为你的翅膀比我小。”

Dick盘腿抱着一个抱枕,得意地赖在Jason的沙发上不走。自从真相大白之后Dick就再没回过自己的公寓,“我当初把水管掰断只是为了接近你,Jay,你看上去挺有意思的。我的意思是,这么久你都没发现我是个大天使?”Dick在事后解释。现在他成了Jason的固定房客,每天都出现在棕色沙发上的同一个位置,Jason觉得他坐扁了那一块。

“我能说不吗。”Jason有气无力,他甚至不敢坐在离Dick太近的地方,整件事情太尴尬了,他需要几天缓一缓。

“不能,”Dick武断地下了决定,“不过我给你个机会去改过自新,丘比特Jason,”大天使微笑,“你想自己试试爱的子弹是什么滋味吗?”

Jason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什么?”他说。

“爱,我的爱神。天使从来没尝过爱情的滋味,不过我想在第一次我看见你的时候,我也许感觉到了那么一点点奇异的心跳,”Dick凑近他,又快又轻地说了一大串话来,“所以我在给你提供机会,Jay,用你的子弹,也许我们能成为约会对象。”他贴过来,将手指抵在Jason的胸口,做出一个开枪的手势,“现在的问题是,你想不想也中一枪?”

“我可以说不吗?”Jason回答,但是他的笑告诉了Dick他想要的一切答案。

“当然不能。”Dick板着脸,“我是你老板,我说了算。”

他移动拇指,扣下了板机。

现在看来他的确拿下了Dick。

End

*Dick的名字在名单上因为其他天使搞错了。

*Dick并不真的在警察局上班,他只是在体验生活而他的同事都以为他是真的警察,这就是大天使的力量。

*Dick在Jason射出第一颗子弹的时候就发现他了,轻而易举。

*Jason的失败都是Dick搞的鬼。

*最后没人告发他们翘班的行为,毕竟上级都被收买了,还有谁会管三个丘比特的事呢。


标签:同人jaydick
热度: 533
评论
热度(533)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