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Not Yet a Colour

*一个短篇,大概。自娱自乐。如果写OOC了是我的错。

*基本是个刀... (我就是不会写HE的那种奇葩作者)

*今天跟阿肖用Halsey的几首歌开了脑洞后的产物

*这首是我对着《colors》的歌词开的脑洞。有兴趣可以去听,最好是抒情那版。以及千万不要看了MV代入,我被MV的表达与我看歌词的体会的差距之大震惊了。


————————————————————————————

他站在楼顶点燃了一根烟,被烧尽的烟灰伴着火星被天台的风吹得四散。

他的肺努力地接纳着烟草的气息,但是他是那么地不熟练,以至于他被呛得咳了起来。

 

他吸烟是因为他想吸。在他好不容易花了两天想起来自己是谁了之后,还有那么多乱七八糟拼不成完整的自己的片段之后,他以为他需要来上一支烟才能安静下来好好梳理这些烂事。结果他在拐过街角后点燃了第一根偷来的香烟就后悔了,原来过去的他根本没学过抽烟。

 

他停下来喘气、甚至干呕,尼古丁让肺都拧起来的感觉并不好,但是他发现自己对此有了依赖。每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都有更多的过去的片段涌进脑子里。他喜欢这么做,他想快点想起来更多。就好像他希望在自己混沌的大脑里劈开一座山,让记忆好快点顺着这个裂缝涌进来。如果他是单纯的失忆就好了,他想,如果是因为撞到了头,那他不介意用同样的手段迫使自己想起来。甚至如果楼下那群人手里经常出现的白色粉末能让他快点想起来的话…… 他顿了顿,好像心底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在阻止自己,并且还不是因为“没有钱”这种白痴的理由。管他呢,他想,反正这包抽完了再去摸一包就好了,没人会计较丢了一包烟的。

 

这是他现在唯一依赖的方法。

 

他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在他刚醒来的那几天,他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一片黑暗中醒来,宛若新生的第一天。

那时候他依稀记得自己躺进棺木,像在梦里。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得了怪病,睡得太久,被人们误以为是死了,还是,他真的死了。当时他浑身缠着绷带,从湍急的溪流中好不容易抓住了河堤的石头,头发上还有莫名的绿色黏液,虽然天气还并不是很冷,但当他坐在岸上把恼人的绷带都解开,试图梳理思绪的时候,想到最后一种可能,他还是打了个寒颤。

 

也许他真的死过一次。

他那不清醒的脑袋偶尔掉落的记忆碎片中有各种各样的线索。爆裂的火光和温度,鲜血的暗红和腥臭,甚至还有满身的刺痛和无力。这些都太真实了,真实到他自己都不相信能有人在体会到这一切后还活着。

惨白的脸和怪异的声调,他听见了仿佛倒计时的“滴滴”声。还有一片黑色,漆黑、阴暗、潮湿的地方,却散发着无比熟悉的家的感觉,他甚至看到了笑脸。

最后,还有一片蓝色。温柔的、灵动的、却忧伤的蓝色。

甚至在他为数不多的梦里,他看到了自己拥抱这片蓝色,像融化的蓝天,像温暖的毛毯,像在街角趁人不备在嘴唇间留下的亲吻…… 他感觉到自己沉浸在这样一个有触感和温度的梦里。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

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但是当他想抓住的时候,它就像月亮一样永远在头顶旋转,却够不到。在他被楼下小混混的吵闹声唤醒之前,他甚至已经抓到它了,但是它又仿佛不存在一般悄无声息地从指缝中溜走了。

待他再次沉沉地昏睡过去时,它已经消失了。

 

 ——————————————————————————

距离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三个月了,他打算在这个城市里安定下来,继续慢慢恢复记忆。虽然他开始打一些零碎的黑工,毕竟他没有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除了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叫Jason,梦里的影子告诉他的。他打算等赚了些钱就去找些门路给自己弄个身份。于是他开始专心工作,不再沉浸于逼迫自己劈开混沌的记忆,相反,他在餐厅打工,并且偶尔会买些盆栽或者书带回暂住的地方。

 

这个城市非常普通,他认为,普通到夜晚的犯罪也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虽然他并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遭遇这种的事情,但他也并没有害怕。

“嘿小子,把钱交出来。”他听到了那个巨大的影子身上传来了手枪上膛的咔嗒声,他站在餐馆后巷的垃圾堆前,背对着这个投下了巨大黑影的劫匪。

“Easy, easy…”他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动手,“你看我也不像是有钱的人啊老兄。”

“谁问你要钱了,废话少说!我知道今天你最后一个关门,你兜里没钱,你老板兜里有!”下一秒他被劫匪抓住了还没脱下的餐厅制服,用枪指着背,“现在乖乖走进去,不要喊也不要叫,去把你们今天收银机里的所有钞票都乖乖地拿给我。听懂了吗。”

他假装不敌对方的拉拽倒退,而就在下一秒,仿佛是本能一般,他一个回身抢过了对方手中的枪。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原本站在背后的大汉的长相,对方就被一个人影揍倒了,一抹蓝色从他眼前闪过,像一道闪电的功夫,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歹徒就只剩下了呻吟。

 

“嘿你没事吧!我看你还能夺枪可真勇敢啊小...子。”那个都市传说里的蓝色人影在抬眼的一瞬间愣住了。

而他突然之间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每一寸神经都开始咆哮,回忆裹挟着所有的碎片冲开了他一直想劈开的混沌,流遍他的全身,然后击溃他的每一个细胞。

 

现在好了,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包括他不想想起来的。

 

他看到他自己抱着一身绿色的罗宾装兴奋地手舞足蹈,绕着那个曾经的神奇男孩奔跑,甚至跑到了还没来得及脱下蝙蝠衣的Bruce身前,而一个老者眼含着微笑站在一边…

他看到曾经不幸的过去,他目睹自己的母亲吸毒后神智不清的丑陋和暴力,他试着离家出走,饿到去偷面包,喝着不干净的水,并且在某一个不幸而又幸运的夜晚,想偷撬走蝙蝠车的轮胎时被车主逮了个正着。并且带回了家…

他看到自己有多么羡慕曾经的神奇男孩,在每一次因为做事冲动而受到批评后的不甘,以及每次得到前任神奇男孩的安慰后的欣慰…

他看到自己有多么羡慕那个神奇男孩和Bruce的关系,他多么希望成为他,他多么渴望得到赞赏…

他看到自己那些小心思的投射,并且最终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喜欢…

他看到对方水蓝而幽深的眼眸…

他看到那些在街角的亲吻… 他甚至回想起了那些唇齿的触感…

他看到了自己被蓝色笼罩…

他看到了自己的笑脸…

然后,他看到了另一张脸,惨白的,扭曲的,带着异样笑容的,像每个有美好童年的孩子都经历过的生日派对上过于骇人的小丑那样…

他感到肌肉酸痛,呼吸困难,以及声嘶力竭……

然后是一片火光…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颤抖的双手甚至都握不住一把手枪。

 

“Jay….. Jason…是你吗…”那个人的声音里带着颤。

而他瞬间讨厌起了对方那仿佛看见了一个鬼魂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于是他颤抖地试图站直身体,“告诉我……那个疯子死了吗….”

他可以清晰得从对方变化的表情中读出震惊,欣喜以及悲伤和欲言又止。

然后他疯了似的开始奔跑,不顾一切地,永远都不想被对方追上似的,在这个夜晚的城市里像草原上被追赶的羚羊一样,把所有的声音都抛在身后。

 

他已经猜到答案了。

而他明知不该这样去想的另一个答案在他的心底犹如藤蔓一般疯狂地滋长:

如果当时是他的话,那个人一定会的,他一定会的……

 

——————————————————————

然后他在楼顶点了一支烟。

他看着楼下倒在血泊中的尸体,生前无非是些会把药粉卖给学生的烂到骨头里的令人作呕的废物,他说不清这是他的报复还是他的悲伤。

他只知道他的世界失去了颜色。

 


标签:Jaydick
热度: 27 评论: 6
评论(6)
热度(27)
  1. Brego蜜瓜掉了 转载了此文字
    美哭了wwwwwww 自己听歌就完全脑不出文字 😭😭😭😭😭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