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那五十天

关于那五十天


#受尼尔盖曼《Trigger Warning》中的《The Thing About Cassandra》的故事启发而写

#有3部内容,但基本是个AU,大家以相同又不同的身份出场www

#CP是承花,无警告内容。视角为花京院第一人称,人物OOC是肯定的...

#写惯了散文风,从来没试过傻白吐槽向的我文笔渣,一看就是日式轻小说语言

#年龄设定得比较随便,可能有bug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看下去www


“我说你啊…二十七了...别再宅啦。同学里…就你,连女朋友都没有了吧......”


眼前这个发型奇怪,品味更奇怪的外国人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多年好友,一向酒品很差的他今天也喝醉了开始祸害全场。


今天是好不容易又见面的高中同学会(显然不是说和这个醉鬼很久没见),不少面孔虽然还留着一些熟悉的痕迹但是经过了十几年的变化,他们中很多还是要花上一阵子才能辨认得出来,况且就算能辨认得出来也不一定叫得出全名了。不过这些一点也阻止不了这群同龄人很快地打成一片,开始互相交流当年的趣事。说是趣事,其实大多是些当事人自己都不好意思在没喝酒的时候被提起的黑历史。不过说得最多的还是同学聚会的老话题:家庭和事业。来之前本以为这个时代的同龄人都一样对恋爱和谈婚论嫁这种事毫不在意,结果来了才发现原来只有我,连个固定的交往对象也没有。发现了这点之后我立马就明智地远离了人群到一旁的吧台自己喝起来了,反正也是班长请客喝多少都无所谓吧。


这种成年人的派对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我看了看表,百无聊赖,想着还不如回家看电影呢。

说起来其实这个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认识的人,醉了就满场说胡话的法国人也没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啊,不过大家早就把他这种看起来就没个正形,又是一副不婚主义模样的外国人排除在讨论婚恋事项之外了吧。就算这样还要用一副讨嫌的脸管别人的闲事(说出开头那段话),也真是让人生气啊。

从认识他的学生时代就是这样,也不知道刚转学来的时候是真不会日语还是假不会,以此为借口总是一有空就跑去搭讪女生,大家明明都知道他目的不只是学日语,也从来不会讨厌他,真是想想都觉得不能理解。现在十几年过去了还是没个正经样子,日语明明都已经很流利了,碰到看得上眼想搭讪的美女还是会装作是刚来的外国人,这是法国人的通病吗?


不过就算这样也从来没见过谁公开要排除他,如果不是因为他这种社交积极分子的朋友存在,恐怕我连同学聚会的通知也收不到吧。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虽然对每个人都保持着良好的态度,但不会刻意去结交什么朋友。刚进高中那会儿,因为刚搬了家,新学校里完全没有认识的人,就这样完全无所谓地过了半个学期,跟这家伙同班却从来没说过话。现在想起来也真是唏嘘,竟然因为在秋⭕️原遇到这个家伙也在逛漫画书店,从此结下了一辈子的孽缘。


想到这里我愤愤地猛灌了一口酒。


“哈哈哈哈”角落里又传来那家伙白痴一样的笑声,这种到哪里都能跟不管熟不熟的人打成一片的家伙真是莫名让人来气啊!明明是他放着约好的电影不看硬要拉我来的,说什么“就当联谊啦”,结果自己先喝醉了。


“接下来再去唱k吧!”在一群老大不小的男男女女包围中他的声音意外得还特别有穿透力。你倒真是融入社会啊!


默默地下定决心喝完这杯就赶紧把这家伙拖走算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发酒疯到什么时候,这么尴尬的地方我实在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然而我还没起身,有个家伙走了过来,从我左边问服务员要了杯酒,我稍稍抬头看了他一下。


“哟,这不是花京院吗?!”


你谁啊我完全不认识啊!


“是我啊,隔壁班的xx啊!那时候经常和波鲁纳雷夫打球的!”他见我愣住连忙解释道。


“啊原来是你啊!真是好久不见了。” 我只好陪笑道,心里却想着这个人我到底什么时候见过啊!况且这不是班级聚会吗?为什么还会有隔壁班的人来啊!一定又是波鲁纳雷夫那张嘴!


忍住无限的腹诽,我姑且礼貌地寒暄了两句,强作一副和善的表情。对方显然是误解成了鼓励,竟然在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还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诶我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啊”,他抿了口酒继续说,“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听了你的故事可是无比崇拜你的啊!我还以为能做到那么帅气多事情的你一定会出人头地去外国干一番大事业呢......”


他后面说的话我完全没继续听,因为我的脑子已经因为巨大的冲击声打断了思路。


“那个时候做到那么帅气的事情”,是在说那件事吗???!!!那件事吗???!!!!


我明明只告诉了波鲁纳雷夫一个人!原来他连隔壁班同学都散播了吗????????!


“哦对了,” 这个我还是不知道名字的隔壁班同学还在继续发言, “前几天我在电视上看见那个人了哦,明明祖辈都是财团的什么大人物,竟然跑去当什么海洋学的研究专家了。也真是搞不明白这些人在想什么……”


我还处于刚才的震惊之中所以起初并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这个人是谁。


其实事情是这样:我高中的时候有次回老家,因为贪吃了一堆长辈做失败了的腌制品产生了不良反应而且越弄越严重,最后进了医院还开了刀。为此在家休息了很久,差不多有两个月。虽然家人确实用了病假向学校说明,但是作为一个当时不过十五六岁,满脑子都是刚看的中二动画和电影,以及最近玩的勇者斗恶龙这种游戏的,自尊心还过盛的男子高中生来说,总觉得吃坏肚子这种理由太不够帅气了,于是我编了一个现在看起来完全帅过头了的烂理由:我参加了一场超能力者聚集的,前往埃及的打败坏人的冒险!


但是因为想想都不觉得靠谱,所以最后我只试验性地告诉了波鲁纳雷夫一个人(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只有他看起来会信吧),结果却是等于告诉了全年级的人。


虽然我不知道波鲁纳雷夫到底把故事添油加醋到了什么份上才会让其他人也信了,但是都是高中生了为什么还会相信“超能力者”这种东西啊!你们是小学生吗?!


那个人被人叫走了。诶刚才他后来又说了什么来着?


TBC

标签:承花JOJO
热度: 12
评论
热度(12)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