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瓜掉了 | Powered by LOFTER

带你最后一次看海 (一)

※占锤基TAG抱歉,因为我写的时候脑内代入的是thoki

※然而实际上通篇没有人物名出现。可能会让你联想到其他cp...........


带你最后一次看海 (一)


这座城市经常下雨。即使在不下雨的日子里,也是阴沉沉的,铅灰色的天,铅灰色的街,再加上人们漠不关心状的神色,是他们这样老鼠似的生物最适合躲藏的地方。

原本,他可以远离这一切的,两个人一起,用买好的飞机票到拥有更多阳光的地方——地中海或者加勒比的某个小岛,只要没人能找得到他们。他想到了上一次他们一起度假的时候,虽然最后那个人又是毫无意外地耍了他不告而别。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机票已经被他扔了,他们也再也不可能一起度假了。


他倚在这个位于三楼的小公寓的窗前抽烟,随手往已经积满了烟头的烟缸里抖了两下已经燃尽了的烟火,仔细看的话没有被烟灰完全掩埋的地方还有两个明显不是香烟一部分的东西——特殊的纸张,像是某种票根,但又因为烧得只剩了一角而辨识不清。

他停了一下,在点起下一根烟之前去把烟缸倒了,顺便清理了一番之后放回了那个人一侧的床头柜,然后自己抓过桌上一个喝空的啤酒罐,用小刀沿着罐身划了一圈,随手扔了上半部分,然后把新的烟灰掸进了剩下的底座。


-*-

为了做这个决定,他已经在这个只有他们俩知道的落脚点待了三天了,即使他知道那个人明天才会到。期间房东太太来过一次,无关的推销员也来过一次。房东太太在几句寒暄之后问起了下个月的房租,他委婉地表示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而无关的推销员的拜访则让他感到不小的震惊,他以为对方在留下试用的捕鼠装置之后至少还会乔装着关照一大通注意事项,没想到对方匆忙走前只留下了一句“他的船下午三点进港”的准确消息。

这并不是一个难做的决定,不是吗。


分手,他也不是没想过,毕竟两个人本就来自不同的世界,不管是合作还是对立时大大小小的争执和利益冲突就没停过,没有哪一天轻松过。自从认识以来,他们就一直游走在“搞砸”与“没搞砸”任务的边缘地带,尤其是对方心情不好或者报酬比他还高的时候,不仅要斗智斗勇,还要随时小心对方出于为了完成任务早些交差放假的自私心态而耍的那些阴招。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能彼此忍受这么多年而没有分手的,也不知道双方的雇主都是怎么把这些看在眼里这么些年也忍到现在没有动静的。不过有一点他却是肯定的,这么多年的争执和分分合合,最终都会莫名其妙地回归风平浪静,变成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这次可能不会了。


他想了想:恋人们最后一次看海会是什么样的呢?他的意思是那些明确地知道“最后一次”、“分手之前”的恋人们。不过其实他并不习惯把这些细节的东西想得太多,就像大多数人吃饭的时候也不会去体会吃每一道菜的心情一样。他对这种事情毫无答案。不过这也正是他的工作最大的要求:行动快过感情。

所以在他想明白之前他就先行动了,在对方的语音信箱里留言:“喂。下午三点,老地方。”

虽然对于他们这行来说在语言信箱里留下声音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但是他已经不想考虑那么多了。而且他也不怕让别人听见,反正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个“老地方”是什么地方了,这个地方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小公寓。

他也不大想用其他方式传递这个信息:电气时代以前的人用书信,古早的人用传呼机,现在的人用电邮,但是哪种都只停留在文字上,干巴巴的,没有人情味。

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更像当面约对方,把对方从这个公寓里带到那个老地方。但是这会儿对方还在船上,也是不可能的了。说到船,不知道对方乘的是什么船,惜字如金的推销员先生没有说,他也不太想了解。不过按照那个人的性格,大概不是游轮也至少要是什么有钱人的游艇吧,就算临时用假身份骗到一张票或者混上哪个倒霉家伙的顺风船对那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种地方尽是些有钱爱吹牛,脑子还不怎么好使的人,下船前估计被连本带利骗光了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笑了一下,把手里的烟掐了,伸了伸腰,走到冰箱那又拿出了一瓶啤酒。终究自己会迷恋上那家伙也完全是因为对方的好皮囊和一副尖牙利齿吧。“能骗过神的男人”,也算是业内对他的称赞了。

总之他又回过神来,喝了口泛着泡沫的冰镇啤酒,觉得语音还是除了当面说以外最好的选择,至少能表达自己的情绪。而对方,反正那个人要么根本不接他的电话,要么就是一副冷冰冰的语气回答,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十句骂人的话里连一个脏字都不带。

上次用语音留言还是去年的事了,不过他想,已经足够特殊了吧。只有他们彼此会使用这个号码。

他一定会在下船之前看到的。

毕竟这是最后一次约会了。


标签:锤基Thoki
热度: 2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

心血来潮发点梗。cp来源甚多,但只吃特定